您好!山东格屋建筑材料有限公司

C55杜甫五律《赠毕四(曜)》读记
C55杜甫五律《赠毕四(曜)》读记
浏览:72 发布日期:2021-01-24

杜甫五律《赠毕四(曜)》读记

(幼溪西)

赠毕四(曜)

才大今诗伯,家清贫宦卑。

饥寒仆从贱,颜状老翁为。

同调嗟谁惜,论文乐自知。

流传江鲍体,相顾免无儿。

本诗写作的时间在乾元元年(758)。

前线已读了《偪仄走赠毕曜》。清新毕曜是杜甫一位朋友。在乾元元年春的时候,毕曜也是朝中一个八九品的幼官儿。后来,大约是在乾元二年,毕曜擢监察御史(正八品下),后迁侍御史(正八品上)。固然照样八品,但身居监察机构,也很风光。史家甚至把毕曜列入《酷吏传》。自然,毕曜任职监察组织时间不长,在代宗宝答年间流黔中,经巴中时卧疾而卒。关于毕曜,还有一点必要仔细,此人善诗。《全唐诗》存诗只有3首。但他与孟浩然、钱首、独孤及等著名诗人皆有来去。

才大今诗伯,家清贫宦卑。饥寒仆从贱,颜状老翁为。

伯:排走第一的。《伤王七秘书监…》(唐-宋之问):“书乃墨场绝,文称词伯雄。”《暮春…过郑监湖亭泛舟》(唐-杜甫):“海内文章伯,湖边意绪众。”《送李校书》(唐-杜甫):“李舟名父子,清峻流辈伯。”《和陈翃郎中拜本府少尹…》(唐-卢纶):“三千士里文章伯,四十年来锦绣衣。”

宦:仕宦;做官。《陈情外》(隋-李密):“本图宦达,不矜(jīn)名节。”《送杜少府之任蜀州》:“与君别离意,同是宦游人”。《赠别杨员外巨源》(唐-元稹):“忆昔西河县下时,青山干瘪宦名卑。”《送许棠先辈之官泾县》(唐-郑谷):“白头新作尉,县在故山中。高第能卑宦,前贤尚此风。”

仆从贱:为仆从所贱。

颜状:指脸容,脸色。《孔子家语》:“吾欲以颜状取人也,则于灭明改之矣。吾欲以言辞取人也,则于宰吾改之矣;吾欲以容貌取人也,则于子张改之矣。”(“灭明”长相难看。“宰吾”能说会道。“子张”出身矮贱。皆孔子弟子。)《首闻秋风》(唐-刘禹锡):“五夜飕飗枕前觉,一年颜状镜中来。”《新秋即事》(宋-王禹偁):“姓名旧署黄麻纸,颜状今成白发翁。”

大意:你才高,是今日诗界年迈。你家贫,苦于官职微贱。因饥寒为仆从所贱,看容貌就如一个老翁。

同调嗟谁惜,论文乐自知。流传江鲍体,相顾免无儿。

同调:喻有相通的志趣或主张。《七里濑》(南北朝-谢灵运):“谁谓古今殊,异世可同调。”《翰林读书言怀…》(唐-李白):“青蝇易相点,白雪难同调。”《徒步归走》(唐-杜甫):“人生交契无老少,论心何必先同调。”

江:江淹(444-505),字文通。南朝政治家文学家,历仕宋、齐、梁三朝。《诗品》(南朝-钟嵘):“齐光禄江淹:文通诗体总杂,善于摹拟,筋力于王微(南朝宋诗人),收获于谢朓(南齐诗人)。”

鲍:鲍照(416-466),字明远。南朝宋文学家。《诗品》(南朝-钟嵘):“宋参军鲍照:其源出于二张,善制形状、写物之词,得景阳(张协,字景抬。西晋文学家)之諔(chù)诡,含茂先(张华,字茂先。西晋文学家。)之靡嫚(曼)。骨节强于谢混(东晋诗人,称风华江左第一),驱迈疾于颜延(颜延之,南朝宋文学家)。总四家而擅美,跨两代而孤出。”

相顾:相看;互相照答。《颜氏家训》(北齐-颜之推):“二亲既殁,兄弟相顾,当如形之与影,声之与响。”《从临海王…》(南北朝-鲍照):“抚襟同太息,相顾俱涕零。”《野看》(隋唐-王绩):“相顾无相识,长歌怀采薇。”《长恨歌》(唐-白居易):“君臣相顾尽沾衣,东看都门信马归。”

无儿:典“伯道无儿”。邓攸,字伯道。西晋末河东太守。永嘉之乱中被石勒俘虏。后逃离。因不克同时保住儿子与侄子,弃儿保侄。后在东晋任吴郡太守期间,深得民心,被誉为“复兴良守”。《晋书-邓攸传》:“天道愚昧,使邓伯道无儿”。后以“伯道无儿”或“邓攸无子”为叹人无子之典。《游西林寺》(唐-韩愈):“中郎有女能传业,伯道无儿可保家。”《老来生计》(唐-白居易):“陶令有田唯栽黍,邓家无子不留金。”

大意:你吾志趣相通无人珍惜。你吾谈诗论文只有本身清新。就像江淹鲍照诗相通,让吾们彼此照答以免无法流传下去。

这首五律诗前二联写毕曜。一是“才大”。杜甫认为毕曜是今天之“诗伯”。二是“家贫”。因为是“宦卑”。据孟浩然诗《家园卧疾毕太祝曜见寻》,在开元中,毕曜就是个太常寺太祝。到现在二十众年,不息沉沦下僚。三是“仆从贱”。这自然也是由于家贫。四是“颜状”如老翁。说毕曜是诗伯,在李白、王维还在的时候,这自然是过于夸张。但隐微毕曜也是善诗的。毕曜的诗在那时行家也是认可的。首码比杜甫大二十众岁的孟浩然以及比杜甫幼十来岁的钱首、独孤及都与之有诗文唱和。后二联写本身的看法。杜甫认为本身与毕曜在诗文方面志趣相投,别人并不认可和珍惜。但为了吾们的诗文像江鲍诗文相通流传,让吾们彼此“相顾”。

附:《赠独孤常州》(唐-毕耀):“洪炉无久停,日月速若飞。骤然冲人身,饮酒不须疑。”(独孤及时为常州刺史。)